荔枝app录音用的

“怎么说偏题了?”傅语冰反应过来:“墨涵,我去看我哥了。”

说着,她挂了电话,来到了傅御辰的房门口。

“谁?”傅御辰此刻已经喝了大半瓶了。

“哥,是我。”傅语冰听出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傅御辰开了门,语气有些慵懒:“没睡?”

“还挺早的啊!”傅语冰走过去坐下:“一瓶太多,我帮你喝点吧!”

“你好好学习就行。”傅御辰笑笑,自己喝自己的。

“哥!”傅语冰一把将杯子夺过去:“至于吗?!”

傅御辰蹙眉,不过随即一笑:“语冰,真的至于。”

说完,他确实也不喝了,而是靠在沙发椅背上:“我虽然以前爱玩,但是这次……算了,你或许感觉不到!”

“我知道。”傅语冰开口,打断他。

傅御辰看向她:“你喜欢过谁吗?”从小以来,他印象里的妹妹就懂事又不爱玩,喜欢一个人看书,很静。

眸含秋水清纯小美女美色撩人心图片

长大后,她也有自己的目标和方向,步步计划,可谓是很规矩也很有目标的女生。但是,似乎从未见过她关注过什么男人……

傅语冰听他这么问,微微恍惚。

一直以来,其实家人都爱在他们兄妹俩面前夸时衿言。特别是大人们开玩笑,还说争取把时衿言抢来当女婿。

或许大人们话里有玩笑也有认真,但是,孩子听多了还真上了心。

渐渐地,傅语冰开始习惯性悄悄注意时衿言。而他,一直以来都那么优秀,虽然比她小一岁,但是,却从来都成熟懂事,事事考虑周。

有了这样的一个人在身边,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儿动心?

她想,她情窦初开的时候,的的确确是暗恋过他好一阵子的。

只是,一次无意间的邂逅,彻底粉碎了她从不言语的心思。

记得那时候她上高二,他跳级已然和她同级,而颜慕槿那会儿才刚上初中。

她那天正好去初中部,就看到了他也在。

记得当时突然下雨,她没带伞,正踌躇着距离不算远,要不要冲去对面的教学楼,就看到时衿言拉着颜慕槿的手,从那边跑过来。

两人顶着时衿言的外套,颜慕槿几乎都被时衿言护在怀里,冲到了她这边的屋檐下。

接着,时衿言将外套上的水抖落,转头去看他身边的女孩。

当时傅语冰距离他们有二十多米,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。

总之,她看到,时衿言抬手理了理颜慕槿的头发,然后,捏了一下她的脸蛋。

似乎觉得好玩,又捏了一把。

她笑着冲他撒娇,他那会儿个子已经窜到了一米八,高了她很多。

所以,低头去吻她脸颊的时候,似乎颇为费力。

时衿言亲了颜慕槿一个,她抬头冲他笑得很甜,然后两人一起去教学楼里了……

那时候,傅语冰看到屋檐上的积水滴滴答答往下落,落在地面上,溅起一朵朵的水花,她当时就在想,看来,她的梦该醒了。

第二天正是期中考试,她第一次考砸。

而之后,她努力学习,完不靠家里,获得了奖出国的资格……

一直到了时衿言和颜慕槿婚礼,她听到他说那番话的时候,她才恍然想起,曾经躲雨的那个屋檐下,有两个人,还有她从未言语过的心。

“哥,我记不得了。”傅语冰拿起傅御辰放在茶几上的酒杯喝了一口:“以前喜欢过,不过,时间是最好的良药,现在已经找不到感觉了。”

傅御辰显然没料到自家妹妹似乎也有过一段情伤,他坐直身子,抱了抱傅语冰。

“真没事。”傅语冰冲他笑笑:“看到了吗?我的现在,就是你的未来。你总会走出来,这世界上没有谁离不开谁!”

“我妹现在越来越高深了啊?不知道都以为你是我姐了!”傅御辰觉得心情好了很多,他将手臂搭在傅语冰肩上:“现在有没有看上谁?告诉哥,哥打晕了给你杠回来!”

傅语冰见他终于能开玩笑了,于是顺着他道:“好啊,如果需要你出手,我一定告诉你!”

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傅语冰回了房间,而傅御辰拿起了手机,犹豫了下,将宗佳玥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了个干净。

当天,注定是个不眠夜。

霍言深到了香港后开机,收到了很多条消息。

原本早已部署在西班牙塞利维亚的手下部出动,将宗佳玥之前去过的那家医院包围,最后,锁定了一个特护病房……

而此刻,宗佳玥在葡萄牙那座海滨酒店的阳台上,正静静看着远处的大海。

她的手落在小腹上,甚至到了此刻都有些不敢相信那里竟然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。

十年前父亲刚死不久,听说霍静染有了夜洛寒的孩子,她心里愤恨,第一反应就是做掉这个孩子。

于是,找了手下吩咐下去,根本不带一丝犹豫。

可是此刻,明明傅御辰电话里态度冷漠,她为什么突然下不去手了?

一想到要把它弄掉,她心里就好像刀割般难受。

这时,凉风吹来,她打了个喷嚏,突然觉得好冷。

不,她现在有宝宝,不能生病!

宗佳玥连忙回到房间里,盖好被子,强迫自己入睡。

可是,辗转反侧,她的脑海里是零碎的片段。

有当初傅御辰抱着她亲.吻的画面,有他对她说的那些暖心的语言,也有刚刚电话里冷漠的回应……

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,直到,一道铃声响起——

“大小姐,西班牙那边的人部被抓了,那位病人也给救走了!”

宗佳玥的脸色,霎时间褪为惨白。

“大小姐?”对方没有等来她的回答,又道:“现在葡萄牙这边就只有我们两个,我们赶紧走,趁他们没有找到之前……”

“嗯,走吧。”她恍惚地答应了一声:“你先走,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。”

“大小姐,再晚怕来不及了。”筹划十年,最后在身边的,还是父亲当初的司机。

“没事,我有分寸。”宗佳玥坚持道:“我脱身后,会和你联系的。”

“好吧!”

挂了电话,宗佳玥拿起剪刀剪短了自己的头发,将皮肤化妆黑了些,然后快速拿了自己所有的证件,提着包,从房间出来。

夜色很浓,除了大堂还亮着灯,其他地方都是漆黑。

她刻意从大堂出来,却没有离开酒店,而是去了酒店门口的一处死角。

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,或许,只是想要看看,傅御辰会不会将她打电话的事,告诉霍言深吧!

时间慢慢过去,她的心一点一点复苏,可是,就在她即将离开的时候,却看到了好几个人。

路灯下,那几个人的袖口上那个徽章再熟悉不过,那是霍言深的人……

她跌坐在地上,看着他们走进大堂,泪水滂沱。

他告诉霍言深了,明知道她被抓住可能会死,也告诉霍言深了……

她的手覆上小腹,喃喃地低语:“宝宝,你的爸爸不要我们了,都是我当初做的坏事,他不会要我们了……”

一.夜,她无家可归,也不敢住旅馆,冷得不知道怎么过来的。

而看到天明的那一刻,她突然想起,一次听霍言深说过的话。

霍言深说,贺梓凝当初怀孕了被学校开除、被简家赶出来,无家可归的时候,曾经连天桥下面都待过。

他说,这些都是他造成的,会用一辈子来弥补她。

而此刻,宗佳玥坐在墙边,看着天色一点一点亮起来,突然在想,这是老天给她的惩罚吗?将那些被她害过的人受到过的痛苦,一件一件还给她!

手脚都有些麻木,她缓了很久才能动,她努力撑着起来。

因为是自己胡乱剪短的,所以此刻头发乱糟糟的,被风一吹,就更像是鸡窝。

她自嘲一笑,也好,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!

幸好她包里还有现金,她走到镇子里买了点东西吃,然后,找了个当地人,准备在当地租一个房间,先暂时住下来。

她想好了,她要把宝宝生下来!

而塞利维亚那边,戚雪玲已经坐上了霍言深准备的直升飞机,飞往马德里。

那边,医疗飞机已经安排好,能够直接带她回宁城。

当晚,霍言深并没有告诉贺梓凝这件事,所以,第二天贺梓凝起床,还带了顾沫漓去片场。

她拍戏,顾沫漓参观。

一切尘埃落定还是在宁城的下午五点。

戚雪玲被送到了霍氏集团旗下的医院,和贺耀宏的病房仅仅一墙之隔。

因为戚雪玲现在情况比贺耀宏差不少,所以刚刚回来,她还在昏迷中,需要进行24小时的监护,不允许探望。

所以,直到霍言深从香港出差回来,他才告诉贺梓凝,她的妈妈救回来了。

当时,霍言深只是轻描淡写道:“宝宝,我派人把咱妈接回来了,就在霍氏的医院,现在情况刚刚稳定,我们带着晞晞过去看她?”

贺梓凝一愣,本来以为霍言深说的是他的母亲,却又觉得不可能啊。

他母亲怎么会在医院?

她讷讷地看着他:“言深,你说的,是我妈妈?”

霍言深微笑地看着她,语气很是自然:“之前不是答应过你,一定会平安救咱妈回来,一家团聚?”

*作者的话:

梓凝终于家团聚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