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3_a5308

《九死玄功》,是老祖宗创造,奥妙非常,是一部旷古烁今的奇功,尤其在生死之际更有大造化,无异于起死回生之术,更有涅槃重生之神效。

当年,这门奇功被老祖宗传给了柳天行,而今,杨守安竟然也会这门奇功,着实令人吃惊。

昏暗的星球上,已经成了一对枯骨的杨守安,气息在渐渐增强,而那颗诡心,也在不断的跳动着,上面有暴虐,凶恶,阴暗,贪婪等诸多负面的能量在波动。

它,邪恶而诡异,足以让一个正人君子变成奸佞小人,足以让一个温良圣人变成十恶不赦的恶人。

这就是诡心,它来历神秘,以吞噬寿元为代价而让拥有者变得悟性超凡,修炼加速,老祖宗都对它赞叹有加。

它,和柳齐齐的那件神秘内裤有的一比。

如今,杨守安被诡心吞噬寿元,生死一线,却开始修炼《九死玄功》,正是恰到好处。

……

镇抚使大殿。

战斗已经结束,有心算无心,而且埋伏了诸多死士,孙建等一大批千户部战死,唯有早已效忠张浩的一批千户活了下来。

张浩紫金飞鱼服加身,蟒袍高披,站在大殿中,看着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尸体,他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。

“启禀指挥使大人,乱贼已经尽数剿灭!”孙二浑身是血,却大声向张浩复命。

明媚的妹子秀美可人

他的身后,站着一大群暗影卫千户,是张浩的人,一个个浑身煞气萦绕,也许是刚经历了一场厮杀,他们身上的血腥气格外的重。

张浩很满意的笑道:“乱贼尽诛,这是大功一件,有赏!”

他大手一挥,后殿里有心腹端来了各种奇珍异宝和宝丹神功,孙二等人欢天喜地的领赏。

张浩又将所有人的职权升了一级,以前的千户的,增加编制,百户里对他衷心且有实力的,提升为新的千户。

而那些对他有怨言的暗影卫高层,纷纷遭遇暗杀,袭击,被清洗。

他在急速稳固自己的地位,做大自己的影响力。

然而,杨守安有数十万干儿子,千户不少,候选千户一大批,百户更多,都已经可以组成一支大军团了。

张浩杀了一大批千户,但杨守安的干儿子还多着呢!

而且,当日还有很多的千户未曾前来点卯开会,这些人,冷傲而凶狠,眼中除了杨守安这个干爹,他们谁也不认。

张浩和田勇之流虽然是正副镇抚使,却对这些人无可奈何。

这些人,才是暗影卫里真正的潜藏大佬,只听杨守安这个干爹的话,手里都有实权,有心腹,更有武器装备和大量资源。

他们和杨守安在太虚界新收的干儿子不一样。

他们,都是从九天宇宙的时候就跟随着杨守安的一批老人,非常衷心,杨守安对他们也格外倚重。

虽然他们依旧在柳家官拜千户,但很多同级千户见了他们,也要尊称一声老大人。

李蠹,便是其中之一。

他当年在天蝎城的时候,是个天字号杀手,天生哑巴,不会说话抱怨,只会杀人拿钱。

他刺杀杨守安的时候,失败被俘,但杨守安没有杀他,将他留了下来,给他财富,给他权利,给他女人,给了他一个安稳的家和可以出现在青天白日下的身份。

他被杨守安洗白,从此效忠于杨守安。

张浩扩充自己的势力,重新编制暗影军,负责执行命令的孙二到了李蠹面前,让李蠹前去觐见张浩,话还没说完,就被李蠹一巴掌拍了出去。

李蠹的心腹提刀,将孙二四肢卸去,丢到了张浩的镇抚使大殿前面,扬长而去。

站岗警戒的暗影卫,无一人敢动手。

张浩从外面回来,看到了孙二的惨状,气得扬天咆哮。

“可恶!该死!该杀!这些家伙眼里还有我张浩吗?!”

“我可是二龙湖的浩哥啊!当年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的存在啊!”

张浩怒吼,在大殿里发火,一众心腹战战兢兢,不敢说话。

张浩发泄之后,冷静了下来,眼里闪烁凶狠而阴险的光芒,命人统计今天有多少千户没有前来觐见他。

统计结果很快出来了,却让张浩瞳孔一缩,大为震惊。

因为统计显示,暗影三千卫,足有超过上千名千户,不听他的征召。

暗影三千卫,这是暗影军的历史缩影,柳家当年还在混乱黑街的时候,刚成形的暗影军,就只有三千人,被称为暗影三千卫。

后来经历多次淘汰,死亡后,活下来的人,都纷纷升职,成了大佬。

到了太虚界后,暗影卫扩编,暗影三千卫提升为三千个编制的千户,千户下又有候选千户,人数多达数十万,是杨守安的干儿子。

这些干儿子下面,又各有人马和培养的死士,由此可见杨守安这名暗影军指挥使职权之大。

柳涛焉能不忌惮。

大殿里,张浩手握着统计名单,手心里是汗。

“竟然如此,竟然如此……”

张浩咬牙切齿,他发现,自己竟然对暗影军的掌控,连一半都没有达到!

死去的那批千户,是这些年新晋的千户,经验不足,风险嗅觉不灵敏,这才被自己坑杀在了大殿之中。

那些老狐狸,老油条们,鼻子太灵了,察觉到了近日天帝城的动乱变化,纷纷召回了自己的人马,调回了各自的心腹,深居简出,根本就没有露头。

“必须得下狠招了!”张浩眼中闪烁凶光,招了招手,一个千户走近。

“王有志招了没?”

“还在上刑,昨天上了老虎凳,辣椒水,脑袋灌黑油,今天打算让蚂蚁坑手指,毒蛇钻耳朵,蜈蚣咬……”

“没时间了,发出消息,今夜子时,斩首,此人刺杀田勇副镇抚使,罪不可恕!”

“是,遵令!”

张浩想引蛇出洞,吸引柳天河这个长老出现,到时候抓捕柳天河,献给柳涛,便是泼天大功。

……

夜。

渐渐降临了。

天帝城的城北区域,有一大片营房建筑,还有修炼场,练兵场。

这里,是镰刀军大本营,分外营和内营。

此刻,外营的一个大殿里,一众镰刀军高层正在开会,脸色严肃而凝重,眼中带着丝丝怒火。

“暗影军太过分了,竟敢直接抓捕我们的人,而且今晚就要斩首,我们必须尽快救回王有志!”

“他们是在玩火,高有义统领已经去面见柳天河长老了,大家不用着急。”

“没错,高有义是柳长老的义子,当年在九天宇宙的时候就跟着柳长老了,柳长老一定会帮忙的。”

大殿里,众人议论纷纷。

他们的人员复杂,是外姓人士,非柳家族人。

然而,他们的修为实力和装备并不差,而且因为是从外面选拔而来,一个个都不同寻常。

而坐在最上方的两个人,面色苍老又威严,须发皆白,眼眸开阖间,有精光闪烁。

其他人看向这两个人的视线中,都带着浓郁的敬畏之意。

因为这两人,是镰刀军外营的一把手大佬。

一人是黑手张三,一人是铁脚李四。

他们在天蝎城的时候,就已经是镰刀军中的高层了,如今到了太虚界后,享受家族资源,不断突破,服用珍贵的寿元丹,至今未曾陨落,被柳六海重用。

这时候,外面传来了脚步声。

众人扭头一看,发现是高有义回来了,他一脸喜色,刚进门就说道:“好了,已经给义父说了,他今夜就去要人!”

“为了配合义父要人,义父说了几件事,我们必须今夜同步进行,完成!”

高有义说道,微微躬身,向最上方的黑手张三和铁脚李四行礼,请示,同时递上了一件柳天河赐予的信物。

黑手张三和铁脚李四轮番查看信物,确认无误后,对视一眼,这才点头。

“既是柳天河长老的命令,又是为了营救我们镰刀军兄弟,该怎么做,请高统领具体说来。”

高有义虽然也是统领,但跟黑手张三还有铁脚李四比起来,却不是一个数量级的,修为实力和影响力都相差甚远。

高有义当即将柳天河的命令,详细告知。

很快。

镰刀军的外营动了起来,有大批装备精良的镰刀军出营离去。

与此同时。

镰刀军内营中,柳阳阳在巡视营地。

他加入了镰刀军后,很快就受到了柳六海的重用,将他提拔成了镰刀军的大都督,巡察东域,地位仅次于柳六海。

这时候,看到了镰刀军外营的异动,他一阵警惕,立刻命人查探,在得知是柳天河的命令后,一阵蹙眉。

柳天河何时开始插手镰刀军了?!

他有这个职权吗?!

柳阳阳察觉到了不对劲,打算立刻去觐见柳六海汇报此事。

但这时候,柳牧云匆匆来报,说内营中有部分镰刀军不见了,如今不知去向,人数多达五千人。

柳阳阳大吃一惊。

内营的镰刀军,是柳家族人,任何调动都必须经过他这个大都督的批准,再上报柳六海。

但此刻,内营的镰刀军有五千人不见了,去向不明。

“立刻严查,不得有误!”

柳阳阳下令后,急忙去找柳六海。

今晚的夜色,非常的深,天空无月,天帝城中,前半个城池灯火通明,热闹非凡,但后半个城池,一片寂静,充满了肃杀之气。

不知何时。

忽然传出了一声惨叫声,打破了夜的寂静。

是暗影军的刑狱大牢出事了!

接着,刀光剑影忽然爆发,激烈的厮杀和刀剑入肉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天帝城里,有禁制密布,有大阵笼罩,这里杀得天翻地覆,外面却听不到丝毫声音。

而刑狱大牢里,同样有无数禁制和大阵,可今夜,有人背叛了,从里面打开了刑狱大牢,无数囚犯涌出,喊杀声成片。

尤其是关押着大批柳家族人的刑狱大牢,被人完破开了。

这些人,是柳家的蛀虫,这几千年来,被杨守安关押了不知多少,他们的身上都下了禁制,可此刻,禁制被人解开了,修为恢复,一个个兴奋的大吼。

“我们是柳家族人,你们这群暗影卫的狗,竟敢关押我们,去死!”

“柳杨狗何在?!此贼仗着族长恩宠,无法无天,我柳大龙不就是骂了一句老祖宗吗,竟然要关押我十万年……”

“暗影卫,当灭!杀出大牢,我们要向老祖宗请命,撤换族长之位,族长纵容杨守安抓捕我等,更可恶!!”

能被杨守安关押在这里的柳家族人,都是罪大恶极或不忠不孝者,他们凶狠而暴虐,将罪责怪到了柳涛的身上。

如今刑狱大牢被破开,顿时疯狂冲杀。

镇守刑狱的千户被当场击毙,血肉迸溅,其他狱卒也被人海碾压,外头的暗影卫杀来,但阴影中,有大批高手忽然出现,狙杀暗影卫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是柳家族人,为何……”

一个暗影军的百户认出了狙杀他们的人,竟然是柳家的族人。

“哼!杨守安这个狗东西,关押了我父八百年,判了个囚禁终生,今天我来救父亲出狱了!”

阴影里,这个柳家族人怒喝,一拳打爆了面前阻拦的暗影卫。

这是一场惊变。

暗影军中出了叛徒,从里面打开了刑狱大牢。

而柳家族人大批出现,纷纷来解救自己被关押在刑狱大牢里的至亲。

“轰!”

有高手出现,施展了大神通,刑狱大牢大爆炸,死伤无数。

一大批柳家族人囚犯冲杀了出来。

远处的街角里,柳天河悄无声息地出现了。

他脸色平静,眸光冷漠,听到喊杀声中对柳涛这个族长的声讨和不满,柳天河微微一叹,神色似开心,又似悲哀,非常复杂。

“若我来做这柳家族长,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……”

柳天河的声音幽幽,对柳涛这个族长颇有怨言。

曾经,他在苍梧圣地做掌门的时候,就深受苍梧圣地长老和弟子们的欢迎,人气极高。

苍梧老祖要杀柳天河,柳天河反叛,应者如云,势如蹈海,柳天河的管理才能,可见一斑,只有他的妻子苍梧圣女觉得柳天河太优柔寡断。

这时候,有人从刑狱大牢里杀出,救来了气息奄奄的王有志。

“长老,幸不辱命!”

柳天河点点头,带走了王有志。

……

镇抚使大殿里,张浩收到了消息后,脸色大变,心中有一阵骂娘的冲动。

怎么感觉没了干爹杨守安,整个暗影军就完乱套了一样。

“难道我是废物吗?!”

“我比干爹差了这么多吗?!”

张浩都有些怀疑人生了,自己的命令执行不下去,暗影军的刑狱大牢被破开,这是重大过失啊。

“不行,我得立刻觐见族长!”张浩自语,神色匆匆的前往族长大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