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诶茄子视频app免费版下载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在封团团的心目中,御龙城比古代怡红楼好不了多少。

   反正就是利用女人赚钱!

   连带封十五,封团团都是鄙视的。

   感觉在那样的风月场所工作的男人,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

   “就喝喝酒、唱唱歌的地方,怎么就不正经了啊?我觉得挺正经的!”

   林晚并没有去过御龙城的营业区,所以她想像中的御龙城,就是在看唱歌喝酒的地方。

   “反正我不陪去!万一有什么危险,我们两个小女生无疑是羊入虎口!”

   从小受过的高等素质教育,不容许封团团去那样的地方。

   “怎么可能有危险呢!严无恙可是御龙城里的老大,他听我话的!我让他向东,他绝对不敢向西!因为他经不起我爹地削他!”

   林晚摇晃着封团团的胳膊开始撒娇,“团团姐,就陪我去嘛!”

   就在林晚撒娇的时候,楼下传来了莫冉冉的提醒声。

  
古风少女吴艺_Whitley十里琅珰养眼百合写真

   “天呢,我爹地来了!”

   林晚条件反射的钻进了被子里,“别开门,就说我们还睡着!”

   “傻啊?我们要是不开门,叔爸没能见着的面儿,他是不可能放心离开去公司的!现在就看怎么把叔爸哄走了!”

   封团团翻身爬下了床,“我去开门,下面开始的表演!”

   “团团……叔爸来了,开下门!”

   舍不得叫醒自己的女儿,封行朗便喊了侄女封团团。

   “叔爸,早安。”

   正如封行朗所预料的那样,起床来开门的是侄女封团团。

   “晚晚呢?还睡着?”

   朝公主床上瞄了一眼,封行朗的声音小了很多。

   “晚晚妹妹睡着呢。叔爸是要叫晚晚妹妹起床吗?”封团团甜声问。

   “不急,让她多睡会儿!”

   封行朗悄然着脚步靠近过去,在床沿边上坐了下来。似乎打算就这么守着女儿看着她入睡。

   “爹地……怎么来了?”

   林晚翻了个身,装着刚起床的样子。

   “今天怎么样?肚子还难受吗?”封行朗慈爱的问。

   “已经不难受了!就是有点儿犯困!”

   林晚打了个长长的哈欠,“爹地,要去公司就赶紧的去吧!我想留在家里跟团团姐睡美容觉!”

   “不急……还是跟爹地一起去公司吧!”

   封行朗轻抚着女儿有些凌乱的长发,“这样爹地也放心一点儿!”

   “不要!每次跟去公司,都无聊得要命!好不容易逼着十五哥哥跟我出去买了点儿榴莲小饼吃,就凶十五哥哥!以后还有谁敢带我出去啊!”

   林晚还是有点儿生气的。

   她把十五哥哥不理她的原因,归罪在了爹地身上。

   肯定是因为爹地凶了十五哥哥,十五哥哥才会对她不闻不问的。

   要知道那天,封十五可是极速飙车过来给她买女生用品的。

   林晚像只没睡饱的小猫一样,懒懒的钻进了被子里把脸盖上。

   “行吧,那就跟团团姐姐在家睡美容觉吧。”

   见女儿不领自己的情,也舍不得女儿奔波劳顿,封行朗便同意了女儿的提议。

   “团团,晚晚妹妹今天可就交给了!”

   封行朗拜托起了封团团,“就劳替叔爸辛苦照顾她了!”

   “叔爸,照顾晚晚妹妹可以……但腿长在她身上,她要是乱跑,我可不担责的!”

   封团团其实已经在旁敲侧击的提醒叔爸封行朗了。

   “爹地,晚晚不乱跑的!最多去趟超市买卫生用品!”

   林晚恨不得直接把唠叨的亲爹给推出房间去。

   “嗯,不喜欢邢十七和封十五,爹地把卡耐留给吧。”封行朗柔声道。

   这些年,他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了妻子林雪落和女儿林晚;

   包容和溺爱给了大儿子和小儿子;

   剩下的坏脾气则都留给了丛刚!

   “我才不要呢!卡耐那个闷葫芦,还是留给吧!”

   林晚才不想留个跟屁虫限定自己的出入自由呢。

   “行吧,那乖乖睡觉,爹地上班去了!要是想爹地了,我让卡耐回来接!”

   封行朗附身过来,亲了亲女儿温乎乎的脸颊。

   “爹地辛苦了!晚晚会乖乖在家的!”

   林晚在亲爹的脸颊上回亲了一下。

   突然感觉,要是自己亲在十五哥哥的脸颊上,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?!

   林晚忍不住暗自娇羞了一下。

   等爹地封行朗刚下楼,林晚就从公主房上蹦哒起来。

   “团团姐,团团姐,我们赶紧去御龙城看十五哥哥吧!”

   看到林晚那副情窦初开的不害臊模样,封团团直接赏了她一个白眼。

   “封林晚,能不能矜持点儿?太过主动的女孩子,男人都不会珍惜的!”

   其实这番话,也是封团团对自己的忠告。

   当初自己都那么主动了,可半路还是被姜酒给截胡了。

   封团团到是想看看:封林诺和姜酒的生活,在没有她之后,会不会依旧恩爱?

   在封团团看来,姜酒母凭子贵的封太太之路,应该走不长远的!

   但姜酒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叔妈,那就只能拭目以待了!

   ……

   赶到公司的封行朗,莫名的燥意。

   每每烦躁的时候,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丛刚。

   还是那个宗旨:只要他不爽了,丛刚就不能爽!

   对丛刚向来毫无道德可言的封行朗,压根就不会去顾及:此时此刻的慕尼黑是凌晨两三点,正值好睡的时候!

   封行朗打来电话的时候,丛刚几乎是秒醒的。

   即便不看手机,他也知道打来电话的是封大无赖。

   “嗯,有事儿?”

   丛刚才睡了两三个小时,就被封行朗的一通电话给吵醒了。

   却没有一丁点儿要发火的意思。

   “睡得挺舒服的嘛!有没有叫个小姑娘陪着啊?”

   封行朗一开口,就是那种火药味很浓的状态。

   “封大总裁,现在是慕尼黑凌晨两点儿……麻烦您有点儿公德心好吗?”

   听封行朗这说话的口气,应该只是为了折磨他。

   “公德心?呵呵!跟老子提公德心?”

   封行朗冷笑两声,“把老子一个人丢在慕尼黑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公德心?老子被那帮人当狗一样毒打的时候,有没有因为自己毫无人性而愧疚?”

   又来了!还是没释怀在某耳其的那段惨烈的经历!

   丛刚默了一会儿,“的确是我没人性的先……甘愿领罚!”

   “它妈什么时候死回来?”

   封行朗怒声,“还是准备死在那里永远都别回来?”

   “明天一早,我会在办公室里等着!”丛刚温声。

   “还用死回来干什么啊?”

   封行朗厉声哼斥道,“留在那里逍遥快活得了!”

   “回申城给封大总裁您当跑腿的,那是我的荣幸!”

   丛刚现在已经不恼了。能心平气和的直面封行朗的每一句谩骂。

   “狗东西,说一声不吭的就跑去慕尼黑……究竟想干什么?想跑路么?”

   明明丛刚临行前已经跟封行朗请示过了,但封行朗还是不爽。

   “不敢!也不会!不然,就打断我的狗腿!”丛刚温声道。

   “丛刚,它妈欠老子几条命了?还能算得清吗?”封行朗嗤声。

   “算不清!也不用算清!”

   丛刚顺着封行朗的话意说道,“把命给,任凭处置!”

   一边跟丛刚胡扯,封行朗一边静听着手机里的动静:想扑捉远在慕尼黑的丛刚身边,有没有小姑娘的声音。

   以封行朗多年的经验来判断:丛刚那边很干净!

   “我要的贱命有个毛用!”

   封行朗嗤之以鼻,“老了,不中用了!”

   “还是能勉强的用上一用的!至少能护周全!”

   丛刚已经很低调了,可还是把封行朗给惹毛了。

   “毛虫子,怎么有脸说这句话的?说这句话时,是良心不疼呢?还是脸不疼呢?老子差点儿被当成黑劳工给弄死,竟然说至少能护我周全?!”

   封行朗冷笑两声,“呵呵!丛刚还真它妈的不要的狗脸呢!”

   “明天一早,我把我的狗脸送过去给打……想怎么打,就怎么打!”

   上次封行朗被人袭击,也是丛刚心底无法抹掉的痛。

   “打,只会脏了我的手!”封行朗还是顺不了气。

   “那就拿刀……用枪!我都认!”

   丛刚温声,“总之,让打到消气为止!”

   “明天一早老子要是见不到,它妈就不用回来了!”封行朗哼声。

   “好,听的安排。”丛刚格外的低眉顺眼。

   挂断丛刚的电话之后,封行朗似乎也能顺气了一些。

   其实封行朗并没有像丛刚所想的那样动怒;封行朗谩骂丛刚的时候,心率能维持在七十以下。

   足以见得,他谩骂丛刚时,有多么的心平气和了!

   一个小时后,小儿子封虫虫拎着孝心牌的早点赶来了总裁办公室。

   为什么会来,很明显跟打给丛刚的那通电话有关。

   希望封小虫子的孝顺,能让封行朗顺心一些。

   “爹地,小虫给做了孝心牌的早点哦,尝尝吧!”

   小家伙走近过来,将一个保温瓶和两个餐盒摆放在了渣爹的办公桌上。

   看着小儿子封虫虫,封行朗站起身来拿手比划了一下,惊喜万状的说道:

   “小虫,长高了呢!”

   “嗯呢!小虫最近有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好好学习,好好锻炼,所以就长得快、长得高哦!”总之,只要跟安安在一起,对封小虫来说,每一秒都是甜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