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00_a5235

高端私人会所这种东西,不是普通人能玩的,这主要玩的是人脉资源和逼格,上善若水以前能那么火,就是因为姜显邦的人脉资源比较丰富,属于那种三教九流都混得开的人物,再者就是姜显邦在古董圈混了这么多年,私藏了不少传世珍品,吸引了不少大人物。

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上善若水筹备的时候,姜显邦就找了六位顶级会员,每位顶级会员的背景人脉都特别强大,每位背后都是不同的圈子,而且后期的每位新加入的会员都需要这六位顶级会员认可,这才塑造了上善若水的特殊。

可惜的是,姜显邦出事以后,将这里的不少藏品都带走或者处理了,那位新任的主人叶老板对这里也不上心,于是就逐渐没落了,再后期顶级会员的退出,导致普通会员的大量流失,最终成了今天这样普通的私人会所。

薛清妍今天能来,已经算是让上善若水蓬荜生辉了,所以韩正东才能那么的上心,可是如果不是因为秦升,薛清妍才不会来这里,何况她对韩正东这批人本就不怎么待见。

秦升进来以后就卸下了装备,薛清妍也叮嘱了不准任何人打扰,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什么大明星呢,不过上善若水也经常来各种明星,大家也都习惯了。

乌哥和巴赫都跟着进来了,这两天他已经把巴赫调教的差不多了,什么场合该做什么,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,所以今天巴赫乖乖的闭嘴了。

这会,巴赫和乌哥坐在旁边的休息座上,随意的打量着包厢的这些装饰,至于又一次惊艳他们的薛清妍,他们没敢逗留太多的眼神,省的给秦升带来麻烦,毕竟他们不清楚这位美女的北京,而且看的出来秦升很尊重她。

薛清妍走到窗边随口问道“故地重游,感觉如何?”

“除了物是人非,也没什么感慨,就是觉得这两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两年前刚到上海是那般模样,两年后再回上海已经如此这般了”秦升笑呵呵的说道,他在上善若水留下了太多的故事,而且交到了几个确实不错的朋友,现在还被他忽悠在杭州呢。

所以,秦升准备让他们回上海,同时想要给他们准备一份大礼,

薛清妍半开玩笑道“还记得我第一次见时候的那个傻样么?”

秦升呵呵笑了起来道“怎么不记得?姐姐第一次来开的路虎揽胜,然后穿着一身贴身裁剪的旗袍,当时就把我这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给惊艳了”

一个人的旅行

“那个时候的,确实挺傻的,或许这就是我欣赏的地方”薛清妍浅笑道,她本想说这就是我喜欢的地方,可觉得这句话太过暧昧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其实有些事情,她一直隐藏在心底,以前觉得还有些可能,现在觉得肯定没什么可能了。

秦升好笑道“看来姐喜欢憨厚老实的”

薛清妍瞪了眼秦升,没说什么,知道秦升这是在调戏她,不过秦升知道分寸在哪,绝对不越雷池半步。

秦升自言自语道“我记得那会在上善若水的时候,古筝弹的最好的是宋瑶,泡茶泡的最好的是高文,不知道这两位清倌还在上善若水不?”

乌哥很识趣起身道“我去问问”

“倒是好雅兴”薛清妍笑着说道。

乌哥推门而出的时候,门口就站着两位清倌,一直等着里面的吩咐,绝对不敢离开半步,刚才韩总已经吩咐过了,这可是贵宾。

乌哥询问以后回来告诉秦升道“少爷,外面的清倌说,宋瑶还在上善若水,高文前年就已经离开了”

秦升叹口气道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那就让宋瑶过来弹几曲吧”

上善若水以前那些清倌秦升都熟悉,对她们也都挺好的,后来听安姐于凤至他们说过,韩正东和汪海超可没少逼迫这些清倌,特别是叶家那位二公子,更是做过几件天怒人怨的事情。

不过秦升没想到,当初一直很高冷的宋瑶居会留下,看似外向的高文却离开了。

没多久叫宋瑶的美女就带着古筝进来了,她穿着一身素色的旗袍,身材凹凸有型,胸部娇挺,裙口开叉到了大腿处,若隐若现很是诱人。

秦升背对着宋瑶看向窗外,薛清妍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位美女,脸蛋挺精致的,气质也还不错,她以前来的时候就见过,还算熟悉吧。

乌哥和巴赫乖乖的坐在那里,只是随意撇了几眼这位旗袍美女,相比于薛清妍就要差太多了。

宋瑶微微躬身点头浅笑致意,然后看向薛清妍笑道“很久没有见薛姐姐了,没想到薛姐姐今天会来”

薛清妍好笑道“还记得我啊?”

“怎能不记得薛姐姐呢,那会薛姐姐还帮过我一个小忙呢”宋瑶柔声说道,她的声音很好听,据说还会弹琵琶,还会点昆曲和京剧。

“我都忘了”薛清妍很不近人情的说道,毕竟对于她来说,这些真的是不足记得的小事,再说了她对宋瑶也没什么兴趣。

宋瑶多少有些尴尬,可是并没有流出半点表情,她连忙回归主题道“不知道薛姐姐今天想要听哪首曲子?”

“问他吧”薛清妍看向不远处背对着众人的秦升道。

宋瑶微微抬头看向那个男人的背影,她进来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,坐在休息去的那两位男人显然是心腹之类的,薛清妍和这个男人才是正主,不过那个男人的背影怎么看起来有些熟悉,难道是以前的会员?

对于自己的古筝功底,宋瑶可是很自信的,没有什么她谈不了的,不然怎么能在上善若水待了这么久?

“先生,不知道您想听哪首曲子?”宋瑶轻声问道。

这时候秦升缓缓转过身道“还是渔舟唱晚吧”

声音怎么如此熟悉?这是宋瑶的有一个疑惑,就在她疑惑的时候,秦升已经转过了身,当看见这个男人的模样后,宋瑶如同触电般的愣住了,然后下意识捂住嘴巴,目瞪口呆的盯着这个男人。

“秦经理”

秦升面带笑意缓缓走了过来道“宋瑶啊,好久不见了啊”

“秦经理,怎么是?”宋瑶惊慌失措道,怎么没有人告诉她是秦经理呢,当年秦经理突然失踪,听说是出了什么事,秦经理对她们都特别的好,他在上善若水的时候,她们的日子很舒服,可是汪海超上位以后,一切就物是人非了,好多姐妹都离开了,而她因为生活却只能留在这里,自然而然的付出了代价,什么代价,谁都知道。

秦升乐呵道“怎么就不能是我呢?我回来看看们啊,毕竟我在上善若水也待了很久了”

宋瑶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,想要问些什么也觉得不合适,毕竟她和秦升也不是多么的熟,关心那么多干什么,不过故人再见还是挺高兴的。

秦升挥挥手道“好久没听弹古筝了,先谈曲子吧”

宋瑶淡淡点头,然后抱着古筝坐在了属于她的位置上,平复心情后安静的弹起了古筝。

琴声幽幽,秦升觉得,该干些事情了。

“乌哥,开始做事吧”秦升随口吩咐道,眼神里面却多了些厉色。

这时候乌哥缓缓起身,走出了包厢,两位清倌还以为有什么事情,却没想到根本乌哥根本没有理会他们,直接走向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包厢。

包厢门口,同样站着两位清倌和公子,乌哥没有理会他们,就准备直接走进去,却被拦住道“这位先生,请问您有什么事么?”

“我找人,叶沐阳”乌哥直接道。

那位公子拦住乌哥道“您不能进去,叶公子已经叮嘱过了,不准任何人进去,您别为难我们”

乌哥却没理会他,直接推门而去。

包厢里面,叶沐阳正在和朋友把酒言欢,王海超也在里面,每个人的怀里都抱着位清倌,而且正在上下其手的占着便宜,好几个已经春光外泄了。清倌们脸色绯红,有些很生气却不敢怎么样,毕竟大老板的二公子就在这,如果不吃这个亏的话,估计明天就得离职了,她们多少舍不得这份工作。

有些则半推半就的附和着,她们倒是叶沐阳的常客,经常被拿来招待朋友,早已经习惯了,反正最后小费不少。

整个包厢的氛围很是迷乱。

乌哥进来后微微皱眉,知道的知道这里是私人会所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夜场呢。

叶沐阳瞅见有人突然闯进来,很生气道“我不是说过了,不准任何人进来么?”

乌哥呵呵笑道“叶公子真是好雅兴啊”

“是谁?”叶沐阳皱眉道,其他人也停下了手中的事情,抬头看向这位不速之客。

乌哥没有废话什么,直接道“我家少爷想见见叶公子,所以让我过来请叶公子”

“家少爷?”叶沐阳不解道“我认识么?”

乌哥笑道“我家少爷是叶公子的一位故人,叶公子过去以后就知道了”

“他想见我,怎么不过来找我?”叶沐阳很不耐烦道。

乌哥直言不讳道“叶公子,这我就不知道了,但是我知道的是,要是不过去的话,后果自负”

“艹”叶沐阳听到这句话直接炸毛了,什么几把玩意。

但是他又害怕那边是什么大人物,于是对着王海超吩咐道“老汪,先过去看看是谁,架子还挺大的”

王海超径直起身走了出去,乌哥也没拦着。